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cupless lingerie,新手必看

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陈波,顿时苦笑着。

  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,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,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 “嗯,呜,什么事啊?啊啊,梅姐,梅姐你咋了?”陈波听见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,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,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,他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……?”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,汪雪梅抱住陈波,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,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,只要陈波有点异动,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。

  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,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?”陈波有点疑惑,抱住汪雪梅,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,苦笑着说着。

  汪雪梅有点慌张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此时陈波抱住她,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,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,那种满足难以形容。

  悄悄的放下剪刀,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我们怎么会这样?”陈波一愣,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,开口道:“你被那神棍施展了巫术,然后……我把你送到车上,最后,你,扑倒了我。

  ”“我扑倒了你?”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,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,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。

  “好了,别愧疚了,你现在是我的女人,我会对你好的,来,么么。

  ”陈波笑了笑,紧紧的抱住汪雪梅,亲了起来。

  一阵法国浪漫湿吻,陈波发现了一件事,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,那浓郁程度,虽然比不上他,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。

  “嘿嘿,老姐变成老婆,我也是厉害,嘿嘿。

  ”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,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,他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和汪雪梅**之后,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,十分奇妙。

  “你感觉到了吗?”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,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。

  “穿好衣服吧,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。

  ”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,可能刚刚身为人妻,也知道了些许,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,下了车,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。

  陈波嘿嘿一笑,看着汪雪梅,开口笑道:“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,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,还能天天跟着我。

  ”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,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。

  陈波嘿嘿的笑了笑,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。

  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,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,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。

  “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,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,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。

  ”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,眼神一转,青光闪现,显得煞是妖异。

  “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?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?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。

  ”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,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,反正都是他的人了,此时也是无所谓。

  “你静下心,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,然后看向四周,很自然的。

  ”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,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,短短的五秒钟,就控制好了。

  “嗯?很简单啊,不难啊,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。

  ”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,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,和陈波向前走去。

  “今天,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?!”“活下去!活下去!”“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!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!我们要拿她献祭,拯救我们!”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,举着火把,朝着天空开口说着。

  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“抓住她!抓住她!”“不用找我们了,我们来了。

  ”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,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,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。

  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,害怕的退了几步,开口嚷嚷着:“抓……抓住他们!”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,一群村民一拥而上。

  “宝贝,等着我,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。

  ”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,右手食指一抬,写成一个“梦”,一掌一推,直接推向那群村民,双手摊开,那个“梦”字瞬间变大,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。

  那群村民瞬间倒下,巨大的鼾声响起,那群村民,睡着了。

  “你也不用跑了,你中了我的印记,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,说吧,蛊惑村民为了什么?”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,开口大声的道。

  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看着陈波,开口道:“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?”陈波看着那神棍,噗嗤一笑,玩味的开口道:“你意图强奸我老婆,你觉得,我会放过你吗?说吧,实话实说。

  ”那神棍看了看陈波,想了想,顿时震惊的开口道:“你是巫师派的人!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!”此话一出,陈波瞬间开口道:“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?!”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,阴阴的笑了笑。

  “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,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,可惜了你那宝典,嘿嘿,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,嘿嘿,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。

  ”滴滴滴!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,看着神棍,解了电话。

  “喂,谁啊?有什么事情?孙长贵?怎么了?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?要我过去?嗯好,我马上过去。

  ”陈波挂了电话,看向了那神棍,拳头握紧,看向了神棍,双脚用力一跳,先天之力蕴含在拳头,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。

  轰!啊啊啊!那神棍惨痛的大叫,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。

  “给你一次警告,滚!别来这个村了,彻底消失吧。

  ”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,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,抱住汪雪梅,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。

  汪雪梅冰雪聪明,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,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?能解决吗?”“能,你等下看着,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,你在一旁看着吧,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,一切有我。

  ”陈波亲了亲汪雪梅,走到了池塘旁,开口说道:“万千冤魂啊,请聆听我的呼唤!”叽!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,似乎在诉苦,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。

  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,朝天一扔,开口朗声道:“冤魂啊,我知道你们的苦楚,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,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!”说罢,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“脱”。

  “以文字之力,解除吧!池塘的水之困!”啊啊啊!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,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,泛起了众多水泡,那淡淡的灰色气流,不断的升腾,聚合,化为了一个个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。

  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,不由得捂住了嘴巴,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,是多么的震撼。

  “这……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?”喃喃低语,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。

  鬼魂越来越多,有冤魂,有怨念,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。

  “诸位,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!”陈波一声大喝,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,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,可以见得,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。

  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,有愤怒,有冤枉的委屈,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,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,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,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,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。

  ……“唉,诸位,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,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,还你们一个道理。

  ”陈波擦了擦眼泪,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。

  再度掏出一张黄纸,直接举起,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,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,渐渐的变绿。

  一分钟后,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,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,叫玉令,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天道的关注,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。

  “今日,我陈波借用玉令!”轰!一道雷电瞬间劈下,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,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,陈波紧紧的咬着牙,再度大喝!“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!”轰!再度一道雷电,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,陈波坚持不住了,单膝跪在地上,不断的喘息着。

  “老公!你不要这样了!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!”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,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,心中猛然一痛,她明白,那是陈波的痛苦,他们心有灵犀,现在陈波受伤,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。

  噗!一口鲜血吐出!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,天道的雷霆,凭他现在的实力,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,他坚持不住了,但是眼神中的毅(左手握右手)然依旧在那,他不甘心,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!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,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!猛然,爬起身,再度站起,看着汪雪梅,开口道:“老婆,别过来,我有办法。

  ”说完之后,再度举起玉令,朝着鬼魂高喊道:“诸位!帮我!”一声响彻,直冲云霄,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,瞬间蔓延!鬼魂突然安静了,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,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,鬼魂它们被感动了!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。

  “多谢诸位!”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,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,吼道。

  “天道!你今天!必须重新判!三百道冤孽!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,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!”一声嘶吼,响彻九天,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,让得天道开始……退缩了。

  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,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,顿时大笑,开口道:“哈哈哈哈,老子一句话,天道都能退缩!多谢诸位!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,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,谢谢诸位!”笑罢,手中玉令一抖,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,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,破碎,一道一道的光芒,直接射向那群鬼魂。

  “诸位,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,诸位好走!希望各位记住我,我叫陈波!”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,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,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,抽泣着。

  “嗯?这是?信仰之力!”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,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。

  

这一次她很疯狂,她选择主动出击。

  只是她的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,她似乎只会趴在床上享受那种感觉。

  我想她现在这种主动的疯狂,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争的。

  躺在床上,我看着她皱着眉头,一点点坐在我小腹处……她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,但更多的是满足。

  痛苦是因为我本钱的确雄厚无比,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腾,想要在关键时候爆发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  而且张建国的那金针菇每次就一两分钟,苏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任何关系,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。

  现在遇上我这么霸道的本钱,即便是刚才已经接受过狂风暴雨般的滋润,可是她毕竟身子保持的很好,有些吃不消。

  “苏苏你累了,让我来吧,我懂得怎么疼你。

  ”我看着苏茜这幅模样,有些心疼,舍不得让她这样付出。

  可是苏茜一脸享受且倔强的样子,根本不听我的话。

  她依旧在疯狂的动作,白皙的脖颈紧绷着,微微后仰着的头……还有随着她动作不停上下晃动的柔软……直到苏茜在疯狂中满足了三次,我才最后缴械投降。

  她趴在我身上,紧紧的搂着我,我只感觉她身子很紧张,我同样有些紧张。

  脊梁骨绷的紧紧的,从上到下,忽然一哆嗦,整个人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。

  我抬头吻上苏茜,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简直跟红颜祸水一样。

  我轻轻拢过她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秀发,一把把她拥入怀中。

  “苏苏,你放心,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,我会对你好的,等你跟张建国离婚了我们就结婚。

  ”我恨不得把苏茜都揉进我的身子里,可那不现实,但是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。

  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,还是实在是累的不行了,鼻子里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。

  看着我怀里苏茜紧闭着的眸子,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,我也沉沉睡去。

  这一晚上,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。

  我梦见我跟苏茜从村里离开了,是我带她远走高飞的。

  在遥远、没有任何认识我们地方,我买了小小的一套房,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……不知何时,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苏茜已经不在我的床边了。

  这让我很是失落,我们现在终究只是偷情,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,出现在外面大街上。

  不过现在能这样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,这才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我想苏茜应该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?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,想到这里,我就心头荡漾……再加上早上是个男人都有点反应的,这更是强有力的催化剂!我忽然出现在浴室里,她处于本能的尖叫出声:“啊!强子你干什么?怎么突然就出来了。

  ”当她看清是我的时候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看清我的那时候,她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朵红晕,看起来就好像喝醉酒一样,惹人欢喜。

  “我们一起洗,好吗?”“好。

  ”苏茜低声说,其实她知道我进来这里是什么目的,但是她没有拒绝我。

  虽然我很想再来一次,可我清楚昨晚已经把她折腾的不轻,所以就饶过了她。

  苏茜在知道我老实了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,不过当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红了脸,只是她脸上洋溢的幸福,我就满足了。

  “强子你真好,你昨晚问我后悔吗,我现在告诉你,我不后悔。

  ”依偎在我怀里,苏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,说道。

  我刚准备对苏茜说一些情话,可就在这时,忽然我的手机响了。

  我一看,竟然是张建国给我发来的信息。

  只有两个字:救命!当救命这两个字映入眼帘后,我愣了一下,张建国昨晚不是跟其他几个老板一起去豪赌了吗?怎么忽然会让我救命呢?难道是他输了钱,那些人要他还钱?我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,张建国跟那些人关系匪浅,即便是赌博输了钱,也不会为难他才是。

  这么说来应该是发生了其他事情,张建国自己应付不了,所以给我发信息求救。

  一想到这里,我忽然有点兴奋,要是张建国真的出事了,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苏茜在一起了?就在这是,苏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:“强子你怎么了?我看你脸上阴晴不定的,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“嗯,出了点事,张建国给我发短信说救命。

  ”我边说边把手机递给苏茜,当她看到手机上的两个字时脸色都变了。

  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,不管她现在爱不爱张建国,张建国曾经都是她爱过的男人,现在忽然发来这样的短信,一定是出事了。

  “强子,你……你能去救他吗?”苏茜眼眶里泪水在打转,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落下来,不过她说完话紧咬着的嘴唇落在我眼中,多少看着有些心疼。

  当然我不会为了这些而责怪苏茜,这要是换正常人,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。

  “强子,你要是救了张建国,我就跟他离婚,跟你走,好吗?”苏茜见我没说话,以为我不同意,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  苏茜的心情我尽管能理解,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,索性什么也不说,没答应也没拒绝。

  看到我转身离去,苏茜瘫坐在沙发上,无声的抽泣起来。

  等我到楼下,开了车,先是给张建国打电话。

  不出意料,电话关机了。

  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,细细回想昨晚到底有没有人表现的不太正常。

  可是我思来想去十几分钟,都没想出来到底是谁有问题。

  昨晚跟张建国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张建国的强力合作伙伴,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不应该会对张建国出手啊。

  才十几分钟的时间,我已经抽了半包烟了。

  “草他个腿!”我忍不住怒骂一声,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。

  “苏苏,你放心,我肯定会去救张总的,你别着急,等我回来。

  ”气愤归气愤,但我舍不得让苏茜伤心,所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,让他安心一些。

  发完信息,我思来想去,只能先去名豪看看情况。

  昨晚我是从名豪出来的时候,名豪还是一幅风平浪静的模样,而且张建国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给我发的消息。

  等我到名豪KTV的时候,这里已经打烊了。

  不管是KTV还是会所等等,一般都是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这样上班的,现在打样很正常。

  虽说打烊了,但我有张建国司机这层身份在,想进去,倒也不是很难。

  我上前对前台说道:“美女,张总让我来接他回去。

  ”“张总?他不是刚离开一会吗?”前台小姐一脸惊讶的对我说。

  “嗯?不可能吧,张总真的走了?”前台小姐的话顿时让我惊疑起来。

  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样子,前台小姐便给我说了张建国离开时候的经过。

  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张建国并不是一(夹逼自慰)个人离开的,而是和吴总以及一个中年汉子一起离开的。

  不过她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,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,张建国还跟吴总骂骂咧咧的样子。

  “还请麻烦你帮我找下你们经理。

  ”虽然前台小姐说的是这样,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。

  这里这么多摄像头,我想他们离开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了下来了。

  这件事我也想过报警,可如果张建国需要我报警的话,那他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了。

  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是保留了报警这个选项,不管我跟张建国有什么矛盾,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,现在张建国要是出事了,那可是一条人命。

  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找来了经理,不过当我说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监控视频时,他愣了一下。

  “怎么?张经理是不想让我看吗?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张总,你想他还会来你们名豪消费吗?”我看这个张经理不是很乐意让我去看监控视频,心里一横,便拿出张建国这个金主。

  不得不说,在利益面前,真的很难有人能够挡住的。

  我这么一说,张经理顿时赔笑着给我道歉,说着,便把我往二楼拉去。

  等到了监控室,我让他们的员工给我把张建国早上离开的视频调出来。

  时间显示是八点十几分,张建国跟吴总还有一个男人从包房里出来,张建国跟吴总我的都认出来了,只是另一个人带着帽子,第一时间我并不能看出来他是谁。

  这三人随后一同进了电梯。

  在电梯里,两个人就吵了起来,但看上去张建国还不是最激动的那个,倒是吴总看上去好像唾沫横飞。

  不知道是不是张建国说了什么,等从电梯出来的时候,吴总更加激动起来,一把拽住张建国的胳膊。

  张建国好像也生气了,一巴掌就拍在吴总的脸上。

  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,带着帽子那个男人忽然出手,一拳重重砸在张建国脸上。

  这一切都发生的毫无征兆,甚至是我都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要出手。

  毕竟之前我还觉得他是张建国的人,一直跟在张建国身后。

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想张建国也没有料到,当他怒目相视的时候,那人显然是不在乎张建国。

  就这样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从名豪走了出去,我看到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,而那个时间,就是张建国给我发消息的前两分钟。

  这让我为难起来,张建国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给我发的消息,那就说明跟名豪没什么关系。

  可是吴总为什么会跟张建国争吵呢?这是我想不通的,昨晚上两人还好好的,一晚上,忽然就闹掰了?不行我不能等了,要是再等,张建国怕是真的要出事了。

  从名豪出来,我开车直奔警察局。

  

不过,她找了身边以前的男孩子,没有一个是符合她心中标准的。

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谈一段恋爱,积累一下经验,只是……”有这样的想法固然是好事,但林业肖有些担心,她这样意气用事可能会有不太好的结果,毕竟她这样的想法会让整个恋爱变得脆弱不堪。

  “只是什么?”林业肖问着,视线投在了沈嘉莹那张有些严肃的脸上。

  看着她微微抿动的嘴唇,林业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。

  以她现在这样的情况,要找一个自己想恋爱的对象似乎有些难。

  她一定不会接受随便找一个这样的做法的。

  “算了,没什么,好像周围没什么适合的人选,我还是……”说着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,整个人像是炸了毛一样,咬牙切齿。

  林业肖这才想起来,他被拉进这个房间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跟她聊这些的。

  她真正生气的点并不是这个,而是那通电话。

  “妈的,那个绿茶婊嘲讽我没有男朋友,还说我是不是连追自己的人都没有,想追别人又追不到。

  本来我不想理她的,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”林业肖听完,微微的笑了一下。

  这种赌气的情况也就只有在她身上才会发生了。

  不过,林业肖立刻回忆起了沈嘉莹刚刚打开房门时对电话里说的那句话。

  “等着,我现在就给你带一个过来。

  ”林业肖瞪大了眼睛,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。

  这个沈嘉莹因为赌气,似乎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诺,而且她好像转头就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“啊!对了,我刚跟那绿茶婊说了……”“现在就带一个过去是吧,我都听到了。

  ”“怎怎怎么办!我现在去哪找一个给她啊,我要不去她就更加嚣张了。

  ”说着,沈嘉莹感觉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,就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自己就不该做这样不切实际的承诺,现在好了自己要被那个绿茶婊嘲讽到死了。

  “诶……”沈嘉莹猛地他抬起头,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林业肖。

  她仔细打量着林业肖,一米八的个头,纤瘦却不失肌肉的身材,加上那张成熟帅气的脸庞,这不就是一个最佳的人选么?林业肖感受到了沈嘉莹炽热的视线,心中一下子反应了过来。

  这个沈嘉莹,不会再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吧。

  沈嘉莹露出了一个坏笑,然后从床上朝着林业肖迅速的爬了过去,两只手臂一下子拉住了林业肖。

  “房东,要不……”“别,你想都别想,我不同意!”林业肖立刻闪躲,来到角落摇了摇头。

  沈嘉莹皱了皱眉头,心里感到一阵不爽。

  自己难道长得很丑还是怎么,怎么看林业肖都不吃亏啊,为什么他不肯呢?“告诉我个理由,不然我不接受!”沈嘉莹噘着嘴看着林业肖,林业肖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“嘉莹啊,恋爱不是赌气,你要我装你男朋友,我是无所谓,但如果说我这次真的帮了你,以后你就更加没有警惕心了,你对恋爱就更加不着急了。

  ”“这样么……”“你好好想想,身边有没有什么自己真的喜欢的男孩子,放手去追,等你真的追到了再去打那个绿茶婊的脸。

  ”沈嘉莹想了想,林业肖说的话的确有些道理。

  不过,自己已经回忆过好几遍了,自己身边真的没有让自己行动的男孩子。

  要说心动的话……沈嘉莹再次抬头看了林业肖一眼,之前她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林业肖,毕竟是她的房东,见面的次数也并不是那么多,她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林业肖是这么帅的一个男人。

  想比那些大学里只会耍帅的男孩子,林业肖要成熟稳重的多。

  她捂着自己的胸口,竟觉得脸稍稍有些发烫。

  自己这是怎么了,难道说只是这么看了一眼就……发现沈嘉莹表情的变化,林业肖有些愣住了。

  这个沉默是怎么回事,这个气氛又是怎么回事?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怎么感觉自己现在有些尴尬呢……想着,林业肖清了清嗓子,咳嗽了一声,沈嘉莹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了过来。

  再次看向林业肖,那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。

  刚刚明明还好好的,怎么会这样呢……沈嘉莹想了想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猛的抬起了头。

  也许是因为刚才林业肖拒绝了自己,并且说了那番话吧。

  她本以为林业肖会顺势答应自己,毕竟在她的想象中,男孩子似乎都是这样子的。

  但是这个林业肖,出乎了她的意料,给了她对其他男人重新定义的机会。

  原来,成熟的男人真的如此有魅力。

  想了想,沈嘉莹心跳的越来越快了,脸也烫的空调都无法冷却下来。

  “房东,你说过让我找一个自己心动的然后去追吧,那我现在心里有数了。

  ”林业肖本就感觉不太对劲,沈嘉莹这话一出,他更加慌张了。

  难道说,她真的看上自己了,那自己要不要答应呢。

  沈嘉莹才是一个大二的学生,算起来,她和自己差了整整十岁,这样自己不是老牛吃嫩草么?猛地晃了晃头,林业肖抬起了手,制止了沈嘉莹想要脱口而出的话。

  “那个,我还有事,我要先走了。

  ”“等一下!你不想听也不行,我已经下定决心了!”林业肖刚刚打开房门,整个人停了下来。

  他知道以沈嘉莹的性格来说,她既然被自己说服下定了决心,就不会轻易改变。

  自己不可能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了。

  叹了口气,林业肖将房门重新关上,回过头看着沈嘉莹。

  “行吧,你说吧,我听着。

  ”“我刚刚对你心动了,你听清楚了么,这也是你建议我的,我现在接受了,所以我现在要追你,你答不答应?”现在的女孩子表白都这么直接了么?林业肖虽然这么吐槽着,但却是心中也稍稍有些痒痒的。

  要说沈嘉莹这个女孩子确实很不错,无论身材样貌还是那很有趣的性格。

  如果真的跟她相处的话,应该不会很无聊。

  要不……突然,林业肖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人,就是隔壁房间里的杨玲。

  这个女孩子让林业肖念念不忘,也干扰着现在自己对沈嘉莹这个表白的回答。

  他开始犹豫了,即使知道杨玲有男朋友,他也不想就这样放弃。

  “那个,我要考虑下……”沈嘉莹低下了头,虽然林业肖这么说她不是很开心,不过她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,毕竟林业肖并没有拒绝她,只是说考虑一下,而且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,他总有自己的顾虑,没有立刻答应也说明他对自己的表白是多么认真考虑着。

  “好,不过不能让我等的太久哦,我这几天会天天来缠着你的,你就等着吧。

  ”

  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兄弟姐妹多。

  所以,2003年我去了广东打工。

  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湖南来打工的小伙子,我俩同在一个生产电器的小厂工作。

  我们熟悉之后,因为都是来打工的,生活方面互相照应着,关系慢慢就好起来。

  不久,我们恋爱了。

  他比我大3岁,也很合我心意。

  我觉得找个比我大的男人,会比较心疼女人一些。

  我们恋爱三个月后,就发生了关系。

  当时也没多想,只觉得以后他就是我的老公了,我一定会嫁给他的。

    毕竟是婚姻大事,为此,我回了一趟老家麻城。

  回家后立即把恋爱对象的情况告诉了爸爸妈妈。

  我以为只是尊重父母,告诉他们就行了。

  没想到,父母立即反对。

  特别是我妈妈,她说,我妹妹已经嫁到广东了,这么远。

  他们已经后悔同意了妹妹的婚事,这次,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再嫁到那么远的地方。

  他们的决定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
  我没有告诉他们,我与男友已经发生了关系,但清楚自己是不能再与男友交往下去了。

  于是,只好跟他断了联系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不久,妈妈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,我没看上,就吹了。

    十多天后,村里又有人给我说媒。

  那人是我现在老公的一个亲戚。

  她跟我父母提亲,我父母也巴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,就答应去相亲。

  我也是太听我父母的话了,当时连对方的条件什么也没问。

    结果一见面后,我就后悔了。

  村里说媒的人带来的那个对象身高才1米54,不仅身材瘦小,而且才18岁。

  而我身高有1米65。

  从年龄和个子,我俩都不般配。

  我对父母说:我不同意。

  可是,我父母却说,找一个比我小的,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些。

  我管得住他,不怕他花心。

  无奈之下,我依了父母。

    (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)相亲的第四天,老公就到我家里来接我去他家里玩。

  他家离我家不远,骑自行车20分钟到了。

  我就去了,呆到晚上8点,我看天黑了,就让他送我回家。

  结果,他妈将楼下的门全部锁上了。

  他妈说,就不用回家了,就在楼上睡。

  我不同意,执意要回家。

  他妈硬是不让,还让老公把我往楼上推,老公就把我拉了上去。

  那天,我就这样与老公睡在了一起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第二天,回家后,我将这情况告诉了我妈,我妈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  不几天,同村有一个人传来话说,他爸爸不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我妈听说后,气得说:不同意算了。

  当时我也这样想。

  后来一想,就这样算了的话,他要是把我跟他睡觉的事告诉村里人,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?不行,我得问问他的意思。

  结果我问老公是什么意思。

  老公说,那是他爸瞎说的。

  他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女人私房话(http:nfh)  可是,当时老公才18岁,没有到法定的婚龄,拿不了结婚证。

  他家决定先办酒,拿证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  相亲20多天后,也就是2004年腊月28日,我们就结了婚。

  他家办了20多桌喜酒。

    老公在家是老大,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。

  他人算是老实的。

  他爸爸显然不喜欢他,动不动就鄙视他:你比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!虽然我也看不上老公,但公公这样瞧不起他,我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公公在武汉做生意,开了一个综合小店子。

  比起同村种田的人来说,他家经济条件是算好的。

  所以,他认为自己是有钱人,并且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瞧不起我娘家的意思。

  加上他以前说过不同意我们结婚的话,我就对他心存不满。

  但大面子上,我还是尽到一个做媳妇的本分,过年时,给他买些礼物,尽量讨他喜欢,不想弄得都不开心。

    结婚后半年我就怀了孕。

  儿子出生了,当了爸爸的老公,还是没有丝毫的长大。

  他就像个孩子,虽然凡事听我的,但有什么事也别想他像丈夫一样迁让着女人。

  最让我瞧不起的是,儿子都3岁了,他竟然从我认识他起,就喜欢看动画片,一直看到现在。

    前年,我们全家都搬到了武汉来住,帮公公经营店子。

    公公租的屋子虽然只一间,但有个阁楼,我们就住楼上。

  公公每个月发给我们500元工资,是用于零用和过早的,家里其它开销我们全不管。

    到了城里做事,老公还是那样长不大,做事没有头脑,总要我拨一点他才亮一点。

  公公也总是指责他说:我老了不指望你,我靠老二。

  老公在家没地位,所以婆婆也欺负我,有吃的,总是说给二娘(老公的弟媳)的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老公从小到大都怕爸爸,他说公婆夫妻感情一向不好,他都是在爸妈的吵架声中长大的。

  他怕吵架,所以,对事情,他采取好坏不说,全听他妈他爸的应对办法。

    相关热门推荐 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 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  那晚,老公喂我吃春药后 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 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 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适?  我和婶婶过了两天的夫妻生活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3561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1983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208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3250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1061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509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5431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4307.html